当前位置:wzzs.cn生活把家人想成各种玩具,儿童玩具竟变成了成人玩具
把家人想成各种玩具,儿童玩具竟变成了成人玩具
2022-11-17

文丨红莲

有人说,关于梦想,男人比女人更专一。因为女人在不同年龄段,可能会喜欢上不同类型的男人;而男人无论多大,永远喜欢前凸后翘的美女。

尽管是段子,但是在梦想这方面,很多人是真的有执念的。比如玩具这件事,很多人到了被叫“叔叔”、“阿姨”的年纪,还一直在坚持。

“儿童玩具”变成了“成人玩具”

前段时间在某宝瞎逛,我无意间发现,现在竟然还有四驱车这种非常古早的玩具在卖,销量居然还不错。

买家很多是中年人,评论里全都在追忆童年。有人说,已经忘了怎么拼装,但打开说明书那一刻,童年记忆都回来了;还有人说,这是送自己的30岁生日礼物。

想来,小时候看着《四驱兄弟》长大的孩子,如今已是人到中年了。

当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,正版原装四驱车不便宜,很多人消费不起。如果当时谁手里要是有个正版原装四驱车,再配上个快速电机,再用上个次世代的充电电池,那绝对是校园里最靓的仔。

至于那些买不起四驱车的,七拼八凑攒一辆出来,也和人家跑赛道去了。他们的车子,可能车壳是这个堂哥不要的,底牌是那个表哥玩儿剩的,剩下的零件是能捡就捡,能和同学要就和同学要。

提到这种“老男孩”玩具,水浒卡必须拥有姓名。水浒卡当年有多火?这么说吧,没出水浒卡前,高年级劫低年级零花钱;出水浒卡后,高年级劫低年级水浒卡。

水泊梁山一百零八好汉,本来数量就不少,更别说后来又出了什么高俅、潘金莲等角色,就更难凑齐了。而且,一包小浣熊里只有一张卡,要想凑齐一整套,也不知道这些“老男孩”当年扔了多少包面。

一转眼,这事儿就过去差不多20年了,但你会惊奇地发现,“卡圈大佬”依然活跃在网上,有的水浒卡竟然被炒到了几万块钱一张!

不过,有人是真的在交易,还有人全套闪卡,在某鱼上挂价只有1块钱,这显然不是真心来卖卡的,也不知他们是在赤果果地炫富,还是只想交个朋友。

就这样,昔日的儿童玩具,成了今天的“成人玩具”。在玩玩具这件事上,很多人真的“至死是少年”。

中国有7000万成年人,爱在网上“为信仰充值”

弗洛伊德说过,人的一生,总是在弥补童年的缺失。很多成年人买玩具,其实是对童年遗憾的报复性补偿。

上个世纪80年代,日本动画开始进口国内,很多80后、90后,是看着《圣斗士》、《龙珠》、《灌篮高手》、《奥特曼》这些片子长大的。

但当时,进口玩具卖得贵,数量还少,就算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,于是,它们就成了孩子们眼中的“奢侈品”。

很多人当时的生日愿望,就是拥有一个精美的模玩;而更多的人,会在梦想落空之后,放出“狠话”:“等我长大了,一定要买个奥特曼!”

时光流逝,小男孩变成了老男孩,他们终于有能力去实现儿时夸下的海口。

前段时间,我看到了一个视频,主人公虎哥就是一个典型的“老男孩”。身为一个80后,他的孩子都能看动画片了,而他还在玩手办,并且以玩养玩,开了家淘宝店,专卖奥特曼等手办。

而像虎哥这样热衷买玩具的成年人,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得多。

不止是奥特曼、四驱车,随便在淘宝搜一下,战斗陀螺,溜溜球,铁皮青蛙……各种古早的玩具,应有尽有,便宜的才几块钱,销量都很可观。

淘宝公布的数据告诉我们,2019年的时候,就有7000万成年人在网上购买玩具。

其中,常年保持热度的玩具,是年代感强烈的套圈圈水机、红白游戏机和爬墙粘人。估计小时候玩这些长大的人,也都快40了,终于到了可以不看价格,这些玩具随意买买买的年龄。

不过,小买怡情,大买烧钱,这些小玩具买全套,可能也花不了几个钱,但手办就是另一种存在。

同样是2019年,天猫的另一组数据显示,95后消费者最烧钱的五大爱好中,手办占到第一位。

有近20万消费者,一年花2万用于购买模型手办,其中购买力最强的消费者,一年在模型手办上花费高达百万!“手办一面墙,北京一套房”,真不是说说的。

不过,尽管手办有升值空间,大部分人还是因为情怀才买,而不是把它们当作冰冷的“理财产品”。尤其是当年零花钱不多的80后、90后,小时候买不起,长大了充值一下信仰,不过分吧!

我终于买得起最贵的奥特曼了,却找不到和我一起玩的人

成年人真的可以“花几块钱买回童年”吗?答案可能让人伤感。

某乎上,有个问题:长大后,得到小时候想要的东西,是怎样的体验?高赞回答是:当童年理想实现时,童年却成了理想。

是啊,曾经的快乐,是那么简单。小时候拥有一个奥特曼,就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,能收获同学们羡慕嫉妒恨的目光;谁的四驱车跑得最快,不但能赢得同性的佩服,说不定还会赢得班花的青睐。

但对成年人来说,玩具所能带来的快乐太有限了,买到限量版奥特曼手办的“爽感”,无法覆盖掉房贷的烦恼;四驱车强劲的电机声也远不及孩子的哭闹声大。

现实里的鸡零狗碎,让很多中年人被迫放弃了“玩家”的身份,也远离了曾经无忧无虑的快乐。

有人说,从某宝买了个小霸王游戏机,专门请了半天假回来玩,当屏幕上出现冒险岛的画面和音乐时,差点没哭出声来。然而,只玩了五六个回合,就厌倦了,游戏机也被扔到了一边。

当时的他也很痛苦,觉得背叛了过去的自己,但后来,他明白了:自己怀念的,只是个玩具吗?不是的,他怀念的,是小时候那条自己眼里最繁华的街道,是那家泛着潮湿味道;却摆满了玩具,总有一群小孩趴在橱窗前张望的小店;更是那群会因为“小霸王”而起哄、尖叫,眼神里满是羡慕、嫉妒的小伙伴。

如今,当我们在逼仄的写字楼里疯狂敲打着键盘,加班到深夜连出租车都打不到;当我们刚刚挂下父母的催婚电话,就收到一堆被打回修改的方案;当我们每天疲于奔命,被眼前的苟且磨平了棱角,被生活按在地上反复摩擦的时候,或许有那么一刻,我们会回想起很多很多年前的那些人。

那个我们假装掉了笔,回头偷看的人;那个总是和我们上课传纸条,低头聊天的人;那个和你一起逃课,去路边游戏机厅,但没有币只能看着别人打游戏的人……

小时候,快乐很简单,因为总有一群人跟我们分享;长大后,快乐很难,因为就算再坎坷,也要一个人走。

于是,对很多成年人来说,淘宝上的玩具,就成了一种“读档童年”。哪怕只有一秒,能暂时回到某个夏天阳光明媚的午后,摆脱“大人”的身份,和因为这个身份带来的孤独感,都是生命里不可多得的奢侈。

一位网友留言说,小时候很喜欢一套积木,但家里不给买。最近他突发奇想,想给自己买一套积木,然后发现现在孩子的积木都好精致,种类繁多,花样频出,相比之下,记忆中那套积木就显得过于简单而且朴素了。

但是他还是觉得,再漂亮的积木,都比不上自己记忆里的那一套,他在网上“掘地三尺”,只为了寻找一模一样的那一套,因为只有那一套,有“童年的味道”。

是啊,我们怀念的,哪里是童年玩具,分明是那个朋友还没散,父母还年轻,对未来还有期待,心脏还在跳动,血液尚且温暖的年代啊!